2022-10-20生活00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48 天前,最后修改于 48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2019年5月前,我还租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小公寓里,靠北设计的小房间里,没有阳光,也没有厨房,幸运的是,也没有疫情。那是我还单身时租下的,已习惯了宅,照不到阳光似乎不是什么大问题,也没觉得自己做饭是什么必须掌握的技能,更不可能想到,半年之后,会有一场近乎影响全人类生活轨迹的公共卫生事件发生。

那时我和瑶仔即将定婚,恰好临近房租到期,商议之下,我们决定搬到一起。

新租的房子里,有一个西向的阳台,几乎尽数囊括午后的全部阳光。我俩那时都喜欢睡懒觉,那个在户型上并没有多大讲究的西向房间,反而成了优势。窗外是某物流的仓库,再远一些是高架桥,没什么遮挡,夕晒强烈,但并不讨厌。特别到下午五点钟以后,阳光开始变得温和,照在房间里很有日剧的感觉。后来知道,独居的时候晚上睡不好很大的原因是白天太阳光照得太少,搬到新房子,睡眠质量也确实提高了,似乎从那时起,我每天总要找找机会去晒会儿太阳。

也多了厨房,订婚前我说了要包下厨房事务的大话,三角猫的厨艺实在拖了后腿,于是开始学习做饭。总体来说,我做的不难吃,但技艺精湛的门槛都还没有够到,加上一些独居时喜欢凑和的毛病,直到现在做家务时还总被瑶仔说道。想来,我如今全部的厨艺水平,得归功于那段时间的「集中培训」。以至于在2020年初为期一个多月的居家隔离里,「能自己在家做饭」一度升级到我认为的人生必备技能TOP3。

回过头看,疫情这场暴雨来临前的那半年,是如此平静。

今早醒来一算,这次因为疫情隔离在家,已经持续七天了。

目前情绪也很平静,只是与两年多以前那种不知会发生什么前的平静不同,现在的平静更像是对反复无常的疫情封控的习惯,或是麻木

封控的这段日子,除了必要的核酸和下楼拿菜,基本全天都呆在家里。尽量不下楼也就少了阳光照射,这几天的睡眠状况感觉又变糟了。心血来潮,今天一大早把餐桌搬上了阳台,居家的工作和学习都呆在阳台上,视野广了,阳光也晒够了,想必可以对冲一下不能下楼的约束吧。

晚上盘点了一下冰箱里的剩余蔬菜,提前把要团购接龙的菜类整理好,天就又黑了。

抖然想起了几年前住过的那个小公寓。假想如果自己现在还是单身,会不会还呆在那个没有厨房,没有阳光的地方,在这样封控的情况下会通常什么方式解决吃饭问题,会不会因为疫情的封控而产生别样的心理问题,抑或者已经被隔离。

那个小房间,想必后来还是会有别人去租住吧,我假想的那些问题,ta又会如何解决呢?疫情马上就三年了,ta是否也会觉得郁闷呢?这些陌生而遥远关心在自顾不暇的时候显得如此多余,只能祝ta好运。

对过去未尽之事的结果猜测,大概跟预测未来疫情何时结束的一样难度大,且没有意义。至少目前的状况比起假想的情况相比要好上不少。就也祝我们好运吧。

如果对你有用的话,可以打赏哦
打赏
logo ali pay
logo wechat pay

本文作者:粥粥

本文链接:

版权声明: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BY-NC-SA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