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01记录00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37 天前,最后修改于 37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目录

本文仅为个人阅读分享,无任何其他影射之意。

已经是被封控的第19天,
偶尔会看到一些粗暴防疫的流传视频。

想到吴思在《潜规则》中提到一个**「合法伤害」**的概念。觉得贴切,便在此分享。书中如此说道:

合法地祸害别人的能力,乃是官吏们的看家本领。这是一门真正的艺术,种种资源和财富正要据此分肥并重新调整。

在《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中还提出“第二等公平”的概念,在《隐蔽的秩序》中吴思给出的解释是:“人们私下默认的一种被压缩的公平标准。这种公平虽然背离了正式规则的标准,却符合潜规则的标准。

借用鲁迅“想当奴隶而不得”的说法,儒家和正式法规所承诺的第一等公平为臣民级的公平,第二等公平就是奴隶级的公平。对民众来说,这种标准虽然比正式规定低了一个等级,却往往是“民习安之”的真实标准。但倘若这种第二级的公平也遭到破坏…(后面这段电视上不让播。)

《潜规则》成书于2001年,出版后,「潜规则」成为一个热词,并被应用在各行各业,(在娱乐圈更是大放异彩)。

以至于提到潜规则,总不免引发别样的想法,故在此引用一下书中的定义:

在正式规定的各种制度之外,在种种明文规定的背后,实际存在着一个不成文的又获得广泛认可的规矩,一种可以称为内部章程的东西。恰恰是这种东西,而不是冠冕堂皇的正式规定,支配着现实生活的运行。

真正支配政治,官场和现实的并非堂而皇之的明规则,在更大的程度上是非常现实的利害计算。这种利害计算的结果和趋利避害的抉择,这种结果和抉择的反复出现和长期稳定性,分明构成了一套潜在的规矩,形成了许多本集团内部和各集团之间在打交道的时候长期遵循的潜规则。这是一些未必成文却很有约束力的规矩。作者找不到合适的名词,姑且称之为「潜规则」。

如果把官场上的潜规则体系比喻为一座大楼,那么,这座大楼始终躲藏在堂皇的正式规则大厦的阴影中,而很多发生的历史事件,不过是在灰暗大楼的一个高层套间里闹了几个月的一段小事。大楼里还有许多楼层和许多房间,那里边的人们每天过着平凡多于热闹的日子。在大楼外边的院落里,也不时上演一些精彩的剧目。

历史距离我们,或许并不遥远。


本文仅为个人阅读分享,无任何其他影射之意。
你可以在各大阅读平台中搜索并阅读《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隐蔽的秩序》。
如果对你有用的话,可以打赏哦
打赏
logo ali pay
logo wechat pay

本文作者:粥粥

本文链接:

版权声明: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BY-NC-SA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