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8分享00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1614 天前,最后修改于 97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实在放不下的时候,去趟重症病房或者墓地,你容易明白,你已经得到太多,再要就是贪婪,时间太少,好玩儿的事儿太多,从尊重生命的角度,不必纠缠。 ——冯唐

  

下班后,买了就近影院的就近场,电影热度很高,即便是深夜场,影院也几乎满座。
看完后有些想法,就随便写写吧。

不讨论故事背景,也不讨论演技票房,如果用一句话总结,我认为这是一部意义大于质量的电影。

《我不是药神》的英文片名为《Dying to Survive》,译为:渴望生存,用英译来表达电影的主旨可能会更贴切一些。

因为有过类似经历,所以在演员的演绎之外,对影片有着一些别样的感触。

有种滴注剂叫人血白蛋白,是临床急救的一种特殊药品,它从健康人的血液中提炼加工而成,被称作「黄金救命药」。10g/瓶的售价是 400 多,在急救期间,一名重症病患一天需要滴注一到两次。

最期待又最害怕的事是下午发前一天的医用清单,没有医学知识,挨个儿查每个叫起来都很拗口药的主治病症,毒副作用,最开心是对照几天清单看到某类药物没有再用,会想当然得以为病情有所好转。

最担心的事是半夜走廊的灯被点亮,这通常意味着有新的病人会送进 ICU,亦或者有人会被通知可以带家人“回家”了。有时候,生与死的距离或许不像你所想象的那么遥远,只隔一道门而已。活着对普通人来说是一人三餐四季,对有的人来说是早上本来还能睁开眼。

影片里,吕受益见人总会客气说,吃个橘子吧。因为据说维 c 有抗癌的作用,橘子是唯一便宜且不用削皮的维 c 水果,也因为想活,即便在橘子不成熟很酸的时候,他也随身带着。

真实的世界里,会有人尝试炭烧烙铁烫癌的方式治病,对旁人来说这是新闻,而对他们来说,即便没有科学依据的偏方也会是希望吧。

王砚辉饰演的假药贩子讲,这世界只有一种病,穷病,治不了,也治不完。一下子《银魂》荆棘流氓篇,从监狱里出来后,冲田和佐佐木对话时揉了银时写的讨债单,佐佐木问银时你就那么缺钱吗,银时回答说「和你们这些少爷不同,我们这些普通人,光是活着就竭尽全力了。」

见过行将就木,也就逐渐懂了斯蒂芬•莱维恩所说的:“爱是唯一合理的行为。”于是内心越发深切得感慨,活着真好,好好活吧。

感谢电影让我们的生命至少延长了三倍。

愿所有人都能保持健康,珍爱且尊重生命。

我也希望未来会越来越好,我也相信会的。

粥粥
2018.7.8

如果对你有用的话,可以打赏哦
打赏
logo ali pay
logo wechat pay

本文作者:粥粥

本文链接:

版权声明: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BY-NC-SA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