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04-19分享00
请注意,本文编写于 233 天前,最后修改于 97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目录

最后

Hi:

我对「错题本」第一次有印象是在小学时候。

由于粗心算错了一道很简单的加法题,那次数学没有考满分。数学老师说“这样的粗心丢分是很可惜的,你应该记住这次教训,认真一点,以后不要再犯。” 于是我拿出了一个笔记本,已经忘记有没有把那道加法题写进「错题库」,但我清楚记得我在那个笔记本的封面上,很郑重得写下「认真」这两个字。

「认真」是一个天然融合了专注,一丝不苟的好词,也是自己十分向往拥有的一种生活态度。在很多时候,每当想到那些令自己感到遗憾的事情时,我最常归纳的原因就是自己「不够认真」。

我也把认真当作具体的行动指导。中学时期我时常自评眼高手低,常常重理论轻实践。稍显不同的是,我把这种眼高手低伪装成了一种「凡事都该做足准备方能有的放矣」,不愿承认内心里,其实一直有一种害怕做不出成果于是选择不去做的懦弱。但这种故作深沉反而被外界错认成是一种「稳重」,而我一边享受着这种「谬赞」,一边继续眼高手低。像极了某些打着爱护旗号却施展着压力行为的家庭关系,「爱护」本是目的,却通过施加压力的方式与之背道而驰。

显然我没有很好的贯彻认真这个行动指导,比如在工作后挺长一段时期,我自觉新技能习得能速度太慢,知识积累有限,于是开始对效率应用,生产力工具以及时间管理这些话题产生了深厚的兴趣。希望可以借此提高效率。

于是开始乐此不疲得冲浪于此类话题的海洋中,痴迷把玩着编辑推荐栏中的「高效工具」,夜以继日地阅读或观察这一话题的文章,视频,把每一个高效XX法都视若珍宝。这些付出当然产生了结果,比如我对此类话题下的概念皆了熟于心,提到相应的工具如数家珍。但在这种后续被称作「效率成瘾优越感」的状态中持续了很久之后的某一天,徒然发现,当自己想要证明一下,这些年的这些研究对生活和工作所产生的价值是否足够正向时,即我已经知道了这么多生产力和效率方法后,我的生产力和效率究竟提高了多少,积累有什么变化时,自己却无法证明。

「无法证明」本身却也证明了一切。

那些看似努力专注的背后,看似对效率的痴迷,实则仍是对现实的逃离,是另一种形式的眼高手低。

因为恐惧于去做事情,恐惧于在做事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错误,恐惧于结果会有违预期,就逃避做事本身,而将精力与希望寄托于看似相关工具的术与道,最终却又没能将其应用到自己的生活里。

对生产力的成瘾痴迷的经历,让自己仿佛置入一种虚妄的名利场。这里高手林立,单是看到别人的成就就足以感动了自己,仿佛和他们站在一起的自己也已经达成。

但那其实是一场梦,梦中当我又拿到了小学时候那个错题本,那真是一个好的纠错方法,但翻开一看,里面竟连一道错也没有,封面上郑重写下的「认真」两个字是那么灼热而又刺眼,梦就这么醒了。

经历过在无数效率应用中反复横跳之后,我终于真正明白 get things done重要是 done,方法总是其次。这种领悟弥足珍贵。原来一直以来,其实是我误解了工具,好马自然要配好鞍,但前提是要先会骑马。我也误解了捷径,效率工具带来的效率提升当然是一种捷径。可就像到一个地方需要1000公里,走捷径只需要900公里,节省了100公里的路程。但不能因为节省了100公里就忽略了本应去走的900公里。

我更是误解了认真,尽管自己把它当成具体的行为指导,但内心却在计算认真做事所带来的却副作用,相比于凑和完事来说,认真总要花费更多的气力。可凑和着做事情久了却发现,最大的误解其实是——凑和做事让人以为是走了捷径,现在发现认真其实才是捷径。

最后

我不能再给认真去赋予更多的意义,有时觉得让凡事都充满意义仿佛也成了另一种形式的逃避。或许认真本身就已经足够有意义了吧。

人生之路道阻且长,值得认真一点。

2022.04.18

如果对你有用的话,可以打赏哦
打赏
logo ali pay
logo wechat pay

本文作者:粥粥

本文链接:

版权声明: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BY-NC-SA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出处!